||
 加微博| 加微信| |网站导航

民国风流笔尖亦风流

来源:嘉峪关日报2019年07月02日字体:  

民国风流笔尖亦风流

——读刘诚龙先生《民国风流》

崔靖晗


民国历史的坊间书写曾如过江之鲫,如何推陈出新便成了才子们的难题,刘诚龙先生的《民国风流》让人眼前一亮,振起我近来有点“疲软”的阅读欲,你想读书读得好玩吗?请读《民国风流》;你想读书读得有所思吗?请读《民国风流》。刘诚龙才高气盛,给新作《民国风流》加了篇后记《把历史写得更好看》,全盘托出自己写史的心路历程,虽是夫子自道,也有正文跳转自如、气度潇洒。看似平实的小标题“得了解自己擅长什么”、“写史得有自己的见识”、“写史得有自己的味道”,背后是挡不住的才气,文字跳脱,正文后记对照起来读,你就会感觉到《民国风流》的笔尖风流。

首先说体系。细处观点、小结构可以刁钻生辣,但大体系、大格局必须正,必须深广又有间隙和弹性,否则容不下“老吏断狱”的见识和“新硎飞刀”的才气。《民国风流》取材于民国人物,绝非简单的“戏说历史”,而是遵鲜活史实、针砭时弊的杂文集。上半部“民国现象有看头”,聚焦民国现象,着眼于当下社会千奇百怪,今日的魑魅魍魉在民国“三千年未有之变局”中的种种现象烛照下无所遁形。且看民国教授打分吧,相面打分者有之,都打80者有之,不知挂科的学生会被开除因而严格要求者有之,千奇百怪,却都指向一个育人的“人”字。

下半部“当年国士个个牛”剖析的是民国名士个案,然而“现代”和“前现代”交织的鬼影往往折射出当前人世的种种辛酸和滑稽。如写梁启超、蔡锷师生情谊的《知音高境是高义流远》:“梁、蔡师生间,思想真个是同步的。他俩先是都拥护袁世凯,后来却一起起义了,梁启超是以笔杆子搞起了文章起义;他学生蔡锷以枪杆子搞起了武装起义。”简简单单两句话,参差错落两对比,文字蓦地乱跳乱飞,冷峻的称许却一丝不乱。梁启超为国家“争国体”,蔡锷为国民“争人格”,都非“喁喁私语”,而是为人类社会。题目《知音高境是高义流远》,偏用两个“高”字,偏“犯”着,才见一虚一实、一高一深的妙处。原来文章好不好不在所谓“文艺青年”口中的所谓现代、后现代的叙事,单看下半部的《独立名格》,便从台静农先生的名号——鲁迅嫡传弟子说起,接着奇峰陡转,说起这名号“既非鲁迅所喜,也非台先生所愿”,兜兜转转到曹聚仁先生不靠鲁迅名号吃饭上。文如九曲回肠,映带左右,姿态横生,然后一靠,收刹在独立名格的“人格”上。

其次说情韵,或者叫风格,叫气场。说刘诚龙先生的文笔霸蛮也好、活泼也好、“油滑”也好,见识毒辣也好,取材鲜活也好——都见他能用夹叙夹议,只叙不议而见议,把历史缝隙深处、阴影里的材料,审之于如刀目光,从而聚成似零散实则浑融的整体——风流不风流,来自才气和以学养胸襟为本的个性。混乱的民国时代,也是各显神通的秀场。如何绘声绘色,绘出优秀人物的秀场?写优秀之士需要优秀之笔,这真非好手笔而不能为。

我常想名士做派千奇百怪、嘻嘻哈哈,既有闹名士表演成分,也是伤心人别有怀抱。民国风流虽已远,但那是传统“士”向现代“知识分子”转型中特有的两边均沾的流光溢彩:好处令人心向往之,坏处只要不败人品不辱于世,也可以资奇观。作为女读者,我很关注民国男男女女的爱情与婚姻,在这本《民国风流》里有篇叫《肉麻麻的闻一多》,闻教授是战士,是学者,让我开眼界的是,其写起情书来真的“蛮肉麻”的,闻一多是先结婚后恋爱的,而其爱情之真挚,让我们这些新人类情何以堪?郁达夫与王映霞曾被称为富春江畔神仙眷侣,却闹得鸡飞狗跳,一地鸡毛,真让人唏嘘;《一样婚配三样情》,比较鉴别了鲁迅、胡适与茅盾的三种爱情形态,读来给人启示多多。

风流没被雨打风吹去,《民国风流》,作家风流,笔尖风流,妙笔留住了往事风流,人物风流,流风余韵,神韵长流。


嘉峪关日报
官方微信

嘉峪关澳门美高梅正网网
官方微信